岳云鹏很会疼徒弟。跟师父郭德纲一样,他和媳妇郑敏也经常给徒弟买东西,徒弟结婚时他也承包了酒席。

不过说出来你可能都不敢相信,在讲究辈分的相声界、在“等级森严”的德云社居然有师徒“斗法”的戏码存在。

25日,岳云鹏又发出了一张他跟徒弟冲冲的聊天截图。

他给人发了红包,人家给了他一个“沙雕”。岳云鹏配文说:“我好像被冒犯了。”

一直以来他和冲冲的故事就像是个长篇连续剧,总是隔三差五地来上一段。而且每次的内容都脑洞大开,精彩程度不输相声段子。

其中很多都设计感极强,让人感觉这就像是有编剧团队特意创作的段子。

比如关于薪水的讨论。

比如关于谐音梗的应用。

但现在看起来,似乎这些就是他们之间的真实对话。

因为最近冲冲终于开始回应岳云鹏的吐槽了,这让人看到这些截图的来龙去脉同时也领略了冲冲的创造力,以及他敢于挑衅岳云鹏这个“权威”的勇气。

就像这次的“沙雕”事件里,他回应岳云鹏说“是你先动手的。”并配图:

然后还补了一刀,又发文重申:“这叫沙瓶画,不叫沙壁画。”

一边嘴里辩白着:“搞得好像我骂我师父一样”,一边又把“沙雕”的词语解释发了一遍。

还有上次他俩的故事同样也有下半集。

那次是他应邀给岳云鹏做了一组动漫人物造型的图,虽然“丑化意图”明显但岳云鹏却觉得挺美,他还发出来并自诩“撕漫男”。

结果冲冲毫不留情地为“撕漫男”重新做了定义。

还有再上次的战绩图也是异曲同工。

岳云鹏说是冲冲非要帮他做的战绩图,结果冲冲发出对话截图直接爆料是岳云鹏要求的。并且吐槽说:“我去打印店打印的时候都快丢死人了。”

不知道岳云鹏有没有仔细看所谓战绩图的内容,但他明显同样也没体会到冲冲的“险恶用心”。

其实冲冲对岳云鹏的“敬重程度”从他那条置顶微博就看得出来。

看来这师徒俩是真的“没大没小”,生活中能有这样的对话倒也不意外。

岳云鹏一共有三个徒弟,都是2016年钢丝节上正式拜的师。

大徒弟叫刘筱亭,因在家排行老二,大家都叫他“二哥”;二徒弟叫尚筱菊,跟师父最像。他常调侃相对于师父,自己就是“小屁股脸”。

排名第三的这位“冲冲”本名叫徐傲冲,艺名徐筱竹。相对两个师兄,他入行较晚,至今还没见到过他登台。

不是说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吗?没有“台上”,难怪他从来都是“无大小”。

不过从面相上看,徐筱竹长相偏帅气,不太适合继承岳云鹏的风格。

但从他俩的这些故事里却能看到,他应该是内秀型的,俗称“闷骚”。这种互动方式同样也为师父的幽默形象增色不少。

当然,也更可能是岳云鹏想用这种方式为徒弟预热。

通过这种互动,徐筱竹早已有了不小的知名度。将来有一天如果他登台的话自然就会有不少基础;即使不登台,这番操作也让他涨了不少粉丝。

说来说去好像好事都是他们的——我的天呐!这么神奇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