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惊梦/文

光看《念念桃花源》这个节目名字的时候,纳兰还误以为这是档话剧综艺,自然是因为赖声川的《暗恋桃花源》实在是太过声名远播。就当纳兰暗忖莫不是话剧的春天已到来时,结果看了两期以后发现,这节目压根与话剧没有一毛钱关系。

 


其实光从邀请的阮经天、张天爱、周奇、岳云鹏、张钧甯这几位嘉宾构成,大概就可以看出《念念桃花源》必然是与话剧沾不上边了。节目的重点更加倾注于“桃花源”这个概念之上——“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,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同样是妇孺皆知的经典。加上当前大环境下,民宿和乡村游俨然成为了新风口与新潮流,《念念桃花源》在为繁忙都市人群寻找身心休憩出口的同时,多少也能与现在内需大环境搭上关联。

 


如果是从“寻找慢节奏与内心宁静”与“展现美丽乡村”两条主线出发的,目前《念念桃花源》做的还远远不够。

 


当岳云鹏被阮经天邀约而来,初步得知节目的形态时第一反应是“好幸福”。确实,像这样看起来没有明确主题的综艺节目确实太少见了,拿比较同质化的《向往的生活》来说,整个节目有个大前提是“自给自足”,何炅和黄磊带着彭昱畅、张子枫以及飞行嘉宾们需要以劳作来换取生活必需品。而在《念念桃花源》里,补给的方式居然是以“空投盲盒”的方式,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。

 


倒并不是说非要拘泥于“打工挣钱——购置必需”这样模式,而是这种模式能够将嘉宾与当地人以及当地生活方式联结起来。如果单是“投喂”的形式,就断绝了嘉宾与当地风土人情发生故事的可能性,对于“展现美丽乡村”这个主题并无裨益。

 


所以如果把《念念桃花源》做成档吃了睡、睡了吃的休闲综艺,那就失去了它的灵魂与意义。这也是纳兰期望在之后的节目里,能够挖掘出更多的横截面来。

 


当然《念念桃花源》也有它值得关注的地方,岳云鹏和张钧甯这对网友奔现,让之前火爆热梗的“不好梗”终于有了落地。并由这个“红与不红”的话题,解剖出人生对于高潮与低潮起落的处世哲学。

 


当阮经天说出自己从享受过红的感觉,再到经历不好的落差,其实给予许多打工人同样的共情——事业总有高低起落,如何对待与适应才是关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