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八点钟,是岳云鹏的崩溃时间。他写过一张自己的行程表,早上十点半自拍,下午四点吃下午茶,看起来非常的名媛生活。但是到了晚上八点,岳云鹏的末日就如约而至,给孩子辅导作业。

行程表这样写的,八点到八点零二分,给孩子辅导作业,八点零二分到八点半,叫媳妇一起来辅导。

这里像是岳云鹏抖的一个包袱,然而事实上是真的崩溃。

寒假的第一天,岳云鹏又不行了。发一条微博,已经五分钟了,七加九真的很难吗。配图是孩子手脚并用,正在数指头。但是这个不是重点,重点是岳云鹏的耐心提升了,两分钟变成五分钟了。

但还是,他妈的,我都烦死了。

这是岳云鹏媳妇偷拍他辅导作业的画面,第一张是愁眉苦脸,是濒临崩溃的前奏,可能是看到了镜头,于是变成了强颜欢笑脸。简直就是李诚儒说的三如,如坐针毡,如芒在背,如鲠在喉。

岳云鹏说每次辅导作业之后,都要奖励自己看养生节目,不是真的想养生,而是回血。

以前小时候写作业,痛苦,长大了教人写作业,痛不欲生。程莉莎说,她以前也是不打小孩的,但是自从辅导上了作业,醒悟。这个过程有多难熬,就是七点钟教他,一直到半夜十二点都不会。

她打比方,比如一个词,西瓜,拆开来,他知道一个读西,一个读瓜,让他连起来,冬瓜。

就很像马冬梅,马东什么,什么冬梅。你说这个怎么教,两个字都会读,连起来不会。这也不能说是教学方法的问题,完全就像是遇见了一个杠精,但凡是个有情绪的人类,绝对是要崩溃的。

都说森碟是学霸,叶一茜一样要崩溃。

崩溃了就叫田亮,她说田亮才过去的时候,风平浪静,过不了多久,就会叫喊起来,“你这个都不会”。也不怪田亮生气,因为经常被娃坑,田亮的亮字写不来,写作文,说田亮把饭吃光了。

最好笑的有一次,语文老师把森碟写的作文晒在了朋友圈。

作文内容是,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小和尚对老和尚说,以前有一个世界冠军名叫田亮。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,田亮说,老师,咱们多大仇,能不能把这条朋友圈删了,就很尴尬。

陶虹也讲一故事,说自己从来不会辅导作业。

理由不是自己懒,也不是不在乎孩子的成绩,而是,“我觉得俩人,要是因为辅导学习变成仇人的话,这伤害挺大的”。其中有一个词,会变成仇人,如何让你跟孩子反目成仇,辅导他的作业。

而之所以有这样的体验,陶虹说自己是辅导过的。

她没有耐心,但是孩子不管你,一字千金,精雕细琢,也没有玩,但一屁股坐在那,一小时就只能写三个字。你看见了会怎么办,要么不讲武德,不然就是气自己,买个撒贝宁同款氧气瓶。

陶虹说,她只能在心里默念,这是亲生的,亲生的。

景甜的妈,还是气不过,要打。景甜到现在鼻子上都有一个印,化妆师有时候就会问她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有一个疤。她说好像是她小时候写作业不认真,她妈坐旁边,拿一个硬壳的字典砸过来。

她说她妈一抬手准备打她的时候,她就会迅速抱妈妈的大腿,“我知道错了,再也不敢了”。

所以辅导作业这种事,一定要用巧劲。什么是巧劲,就是你不能跟孩子闹,也不要跟自己死磕。傅首尔做的不错,她辅导作业的方法是恩威并施,先给你一巴掌,然后给一颗糖,完事再给你一巴掌。

《婚前21天》里,老刘在旁边看书,她上场辅导作业。

第一句话就是警告,这是写作业的姿势吗,坐端正。然后看一眼他的作业本,哇哦,我儿子写得字真好看。但是这个成语该怎么写,儿子其实回答正确了,傅首尔要求更高,你的眼里只有天地吗。

最后给儿子说一词,你看妈妈有才吧。

陆毅的方法是,人在旁边,但是心不在,他带女儿去练琴,自己一屁股坐在旁边睡觉,他不听,也不看,不听老师说了什么,晚上回去也就无法指导女儿,你爱弹成什么样就弹成什么样。

遇到难题怎么办,自己不会想办法,发一微博,大家来看下这题该怎么做。

然后检查孩子作业的时候,一定要抱着看好戏的心情。贝儿之前写过一篇作文,介绍家庭成员,爸爸是明星,妈妈是小助手,奶奶是小阿姨,小叶子是我们的玩具,小叶子事实上是陆毅的二女儿。

把亲妹妹视为玩具,你能教育她吗,不如当一个段子笑了。

大张伟就更加通透了。他上一个节目也是辅导孩子,你知道他怎么辅导,直接给小孩说答案,21减11等于多少,小孩答不上来,他说快写10,然后下一题你自己做,下一题小孩又不会看着他。

20减5是多少,25,那是加,减的话是15,快写。孩子也开心,大张伟也不气,化敌为友多好的事。

如果要像大张伟这样辅导作业,前提是自己得会做。像岳云鹏这种根本是不行,2018年,女儿才上一年级,他就发微博说,居然一年级的题有一道不会做,下面评论说,居然才只有一道题。

岳云鹏说自己只有英语不好,事实上哪门都不好。

他写一招聘启事,想要招一个辅导老师,结果招聘的聘字都写不来,最后只好pin。

在《极限挑战》,有一期是让带娃,王迅哄女孩,他自告奋勇去给男孩辅导作业。然后就有一题是emoji猜成语,两颗星,一只象,然后一个叉,他知道前三个字,惺惺相,但最后一个叉是啥。

王迅钻进来一看,“惺惺相惜”,岳云鹏一头雾水,为什么,因为X,在拼音里读Xi,算了,你来。

自己实力有限的,最好是别硬上。杨烁也曾经在节目里检查儿子的作业,煞有介事的发问,为什么这是四个人,儿子说,因为11减5不就是,杨烁恍然大悟明白了,等一下,11减5等于4吗。

然后又说,你这个地方怎么只得了3点8分,这里是3点7分,儿子说,那不是分数,那是日期。

自己都算不清楚的也是刘烨。刘烨经常在微博晒儿子诺一的作业,今天教儿子写了一首《游子吟》,问题是他根本就没发现儿子写错了字,一首诗里面有三个错别字,两个密字,一个报字。

但也不能怪诺一,毕竟刘烨自己都要写错字,注意看快乐的快字,想浑水摸鱼,真是一个敢辅导,一个敢听。

不过我也理解刘烨,虽然水平不够,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,不然就会像岳云鹏媳妇说的一样,暑假都过完了才想起有暑假作业,每天要求写一篇日记,我看你一天给我编两个月的内容来。

辅导作业这事,真的只能看别人辅导,看别人辅导就会笑德花枝乱颤,自己辅导就是肝胆俱裂。

如果我有罪,法律会惩罚我,而不是送一个小孩来让我辅导作业。之前有一个段子是,我爱学习,学习使我妈快乐。但真相是,你越爱学习,你妈辅导的作业越多,她不快乐,全家都别快乐。

重点是这个寒假才刚刚开始,夺笋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