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“德云社”原是相声草根班子,熬了很多年终于在2005年异军突起,不过开始几年不受“主流”的待见,甚至还被排挤。

2009年,郭德纲和搭档于谦说了一个名叫《我要上春晚》的相声,算是表达了自己的心声。“我要上春晚”的潜台词就是“我上不了春晚”。

原本以为德云社和央视春晚无缘,谁知3年后,也就是2012年,当时退出德云社2年的曹云金却登上了央视春晚,说了一段相声《奋斗》,当时还是挺让人唏嘘的。

02

也许是为了争一口气,第二年,也就是2013年,郭德纲就和于谦站上了央视春晚,说了一段《败家子》。

曹云金离开后,岳云鹏算是“临危受命”,被郭德纲渐渐培养成德云社“一哥”。

在郭德纲和于谦上了一次央视春晚之后,德云社在春晚露脸的大旗就由岳云鹏扛过去了,不过一开始,岳云鹏不是以相声亮相的,而是参演了一个叫《扰民了您》的小品,当时是2014年,也就是师父表演相声的第二年。

03

2015年,岳云鹏和搭档孙越正式完成了央视春晚的相声首秀--《我忍不了》。

之后至今,曹云金也再也没有在央视春晚露脸了。

这几年,德云社的相声越来越火,而曾经一直在春晚露脸的主流相声演员都老了,新一辈的主流相声演员又没有起来,呈现出一种青黄不接的态势。

04

岳云鹏,说对了!

2009年,郭德纲高呼“我要上春晚”,当时的他应该不会想到,10年后,自己的德云社能在央视春晚上占据一席之地。

虽然郭德纲只在2013年上过一次春晚,但是从2019年到今年2021年,爱徒岳云鹏已经连续3次在春晚舞台上说相声了,加上2015年的那次,算是4登春晚说相声了,比曹云金“有出息”多了。再加上参演小品的那一次,岳云鹏已经上了5次春晚了。

尤其是近三年的这连续的3次,似乎暗示了一件事:德云社的相声已经从曾经的草根变成了主流,真真应了那句话:“风水轮流转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”。

05

央视春晚是直播的形式,又是大场面,对于相声这样的表演形式来说,一旦失误了就会非常明显。

然而,岳云鹏却在这3年的相声表演中,连续失误3次了。

第一次是2019年的《妙言趣语》,他在对对联的时候忍不住笑场了。

第二次是2020年的《生活趣谈》,他笑场了2次,一次是说起孙越因为太胖系不了鞋带而笑场,另一次是让孙越喊他小哥哥而笑场。

06

第三次是2021年的《年三十的歌》,这次他没有笑场,不过却嘴瓢了,他把“能耐”说成了“耐能”。

老搭档孙越觉得不对劲,立马问道:“什么?”岳云鹏则立马接了一句:“这是设计好的”。

这次嘴瓢到底是不是设计好的,也只有他们俩自己知道了,只是如果真的是设计好的,这个包袱其实并不好笑,应该是真的嘴瓢了,不过因为两位老搭档的临场经验太丰富,常年配合太默契了,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把在春晚嘴瓢的失误翻过去吧。

最后想说:虽然岳云鹏连续3次上春晚,不是笑场就是嘴瓢,但是他都能马上化解,把失误化为观众的笑料和谈资,这也许就是德云社如今的底气吧。